返回列表 发新帖

喀什古城的那些“古”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喀什古城的那些“古”事
原创:老井
初冬、日出、天晴,我冒着微寒,搭上公交,与同事结伴来到喀什古城脚下,再次寻访古城这几年的沧桑巨变,感受曾经路过、听过、想过那些断断续续中的记忆和印象。在喀什生活二十多年的我,看似陌生的又是那么熟悉,虽早有耳闻古城改造前后的今非昔比,但厚重朴实的黄泥土墙下,毅然流淌积淀着深邃的千年文化和原始的生命力……
时光似乎停止,岁月重现年轻,古城从远古“活”到了现在,高楼大厦挡住了少女迷蒙的眼睛!
西域不再遥远,高铁穿越丝路,孩提与祖辈、东方与西方、昨天与今天在这里交相握手!
未曾踏上千年古城,便已有了前世的执念。
——古城开门
游历古城,必看开城仪式。
上午10:30准点,古城门前,鼓乐喧天,卫士列阵,战旗挥展。厚重的城墙内外,早已站满了天南海北的远方游客。伴随着戴花帽美女主持的清脆解说,开城仪式拉开帷幕,隆重而明快,风情而大美!
一阵呐喊声,西汉使者——张骞来了,十二木卡姆传人——阿曼尼莎汗来了,东汉投笔从戎候——班超来了,大清乾隆后宫——香妃来了,还有骑着毛驴的幽默大亨——阿凡提大叔也来了……,他们形象逼真,栩栩如生,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一串串说不完的故事。
接下来是热辣洋溢、情调饱满的迎宾民族歌舞,衣着鲜亮的维吾尔姑娘扭起婀娜舞姿,扬起麻花长辫,迎着初升的太阳熠熠生辉,围观的游人经不起诱惑,也摆弄着生硬的身姿互动起舞,全场一时喧闹沸腾——唢呐、手鼓、羊皮鼓,弦乐不绝;笑声、歌声、赞叹声,声声环耳!
都说他们能歌善舞,而且热情好客,一点也不为过!仪式上,他们手捧香甜的瓜果和精美的手工艺品,以特有的礼仪送给接踵而来的亲人,有甜瓜、西瓜,有葡萄、石榴,有馕和烤包子,还有艾德莱斯丝巾和花帽,恍然间好似游走在喀什东门大巴扎,弥漫着叫人甘心沦陷的西域风情!
开城仪式回响着声声驼铃,袅袅炊烟盘旋于亘古高台。
古城的早晨从歌舞开始,古城的人们开始打理新的一天!
——古道客栈
走进古城大门,向右爬上高坡,两个高耸、醒目、耀眼的粗狂“大铜壶”沾满视野,屹立在古街两翼,足有五六米之高、几百公斤之重,吸引着纷至沓来的游客翘首留影。“大铜壶”侧后,便是一排古色古香的民俗客栈或茶马驿站,蜿蜒冗长的古城墙伸向吐曼河边“中坤塔”的云端苍穹。
古城的建筑是沙漠的黄,古老的客栈是连绵黄沙中最亮眼的营宿。
我们或许来的早,古街的客栈刚刚开门,玉尔古丽家正在摆弄门前的花盆,买买提江拉着我们展示了物美价廉的羊毛毯子,不知谁家的一群花猫隔着玻璃窗向我们示意问好,忽隐忽现的朝阳倒影吸引着它们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我们不自觉地走进一家小客栈,听说是喀什电视台同事帕尔哈提亲戚家开的。门厅的砖雕装饰令人青睐,进门后的穹顶露天小院更吸人眼球,一颗参天古树穿过三层小楼遮阳避暑。整楼外装饰以精雕细琢的木雕花翎为主,立柱、门窗、墙裙、爬梯、扶手及民俗家私均呈古铜红釉色,做工精湛、纹饰细腻,尽显庄重、豪气、秀美。一层是厨房、会客厅,装点摆满了各色木雕或铜制品、丝织品和干果水果,可由游客选用。二层、三层均为客房,有两人标间,有豪华单间,还有地铺大床,室内配置完全是现代化设备器具,出乎我们的想象,一点不逊于星级宾馆。
与这家客栈主人闲聊中,得知他们从内地刚来不久,房东是本地人,管理却是内地经营者,双方诚信投资,互利共赢。这样的客栈还有很多,看来,古城的变化不仅仅在外形,内容的创新再次印证了各民族交流交融互学互助的生动诠释。
我们走出客栈,站在城垛上远眺,红灯笼迎风拂面——古“丝路”客栈不再遥远,“一带一路”打通了文明宝典!
——古巷茶馆
行走在喀什古城迷宫般的街巷,我们没敢留恋这里如烟如梦的生动风景,也没敢逗留“百年茶馆”二楼阳台上传来的欢快器乐声和晒太阳的喝茶老人,更没敢让铜器美食巴扎上肉香四溢的烤包子“俘虏”我们的味蕾,而是径直穿过吾斯塘博依街道,七拐八绕地找到那家老有名气地“古巷道咖啡茶馆”。
茶馆子不大,黄泥砖墙包裹下的三层木式结构房屋,但设计精巧、做工精致、装饰精美、摆设精贵,给人清新、闲适、高雅的感觉。一楼主要经营咖啡茶业,二楼为客房包厢,三楼为主人家起居室,房间紧促但空间一点也不拥堵。三楼中央天窗为自动式开关,融入现代元素,明暗相得益彰。
茶馆主人叫阿布都米吉提,家中女主人热情招呼我们围桌而坐,端上新疆特有的细长白瓜子和各种零食,沏了一壶热气腾腾、香甜可口的维医配料药茶,然后一一送上花色各异、现磨现做的风味咖啡,特别是掩映在水面上乳白咖色的浮影造型勾起我们一串串的幻想和愿景……,古韵悠长的咖啡屋霎时喧闹了起来,瓜子香、药茶香、咖啡香弥漫交融在一起,吊顶中央大麻绳图案的灯座亮光也摇晃沸腾了!
窗外,悠闲的老人背手踱步,闲聊的妇女笑容可掬,赤脚玩耍的孩童拐过小巷就不见了踪影。
古巷茶馆,咖啡增色;古老手艺,传承尤大。
——古树春秋
从京其巷往西北向,一个条形方砖铺设的胡同里,一颗百年老榆树从屋外穿墙而入,又从内屋斜插屋顶,树根还蔓延在胡同的路面上,繁茂的枝干犹如“保护伞”遮风挡沙,畸形的长势使我很想探究古树的来历,但树旁悬挂摇曳的红门帘和紧闭的大门说明户主外出了。
著名作家梁衡曾说,古树是会与人对话的生命,是会说话的历史。我想,这颗老榆树也一定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渊源,等机会遇见户主,一定再与这颗古树来一次跨越世纪的对话!
在古城人家,房前屋后、院落内外,这样的古树如数家珍、举不胜数。除了常见的老榆树,还有拔地而起、整齐耸立的擎天白杨,有枝叶繁茂、果实蜜甜的厚皮桑树,有高大粗壮、树冠密织的伟岸法桐,更有“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的金灿胡杨……。有树的地方就有人家,有古树的人家就有讲不完的故事。
在古城大门左转的木器街上,琳琅满目的古木制品让人眼花缭乱。古老木器作坊里的手艺人,固守着看家本领,把一块块不成形的原木料精刻雕琢成木碗、木勺、木盆、木框、木篮和各色儿童玩具,特别是那些木制的飞机、小轿车、大卡车、电动车、自行车和你意想不到的各式家庭物件,使人爱不释手,超乎思想飞跃,带你进入神秘的境界。
人生一世,草木春秋;树会说话,人杰地灵!
——古今对话
“你可以一眼望穿乌鲁木齐的五脏六腑,但你永远无法看透喀什那双迷蒙的眼睛。”作家周涛的手笔永远不会过时,岁月的洗涤像陈年老酒越酿越香!
坐在“摩天轮”上北望古城,方圆20平方公里的连片土黄建筑,横亘在吐曼河畔繁衍生息,让人迷恋又彷徨,至纯至朴的大爱大美诉说着古老文明。
在现代文明的经纬交织中,喀什的人民路、解放路、滨河路、色满路把古城分割切块,既传承又发展,让这里的生活变得繁华而热闹,孤独与自由消失在大漠深处。
古城,已成为喀什的名片;古城人家,已成为中外游人“一生走入便不愿走出,一旦走出便还想再来”的地方。古老建筑、黄泥土墙及其传承人,悠然地活在一千年前的时光隧道里,看淡世间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古城周边,一道半弧形分界线,将新城与古城、东城与西城拉开了距离。近处,东湖碧波荡漾,四面高楼层次林立,八方车流滚滚拥堵;远处,小亚郎湿地公园,深圳速度援建模式,一座新城拔地而起!土陶艺人已经走出老地方,将祖传的“宝贝圪塔”销往大江南北,坐上中欧班列……
千年古城,依然年轻!
世间有风情万种,我只对你——古城——情有独钟!
喀什古城里的那些“古”事,我没有更多的言辞来描述、去解读,因为我缺乏那种不事雕琢的爱。我的身心向往,仍需加快脚步,亲历更多的纯真、惊喜和震撼。
作者:老井(荆登科)
2018年11月29日于喀什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jz_fbzt! 快速回复 !jz_fhlb! !jz_lxwm!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网友中心
购买须知
支付方式
服务支持
资源下载
售后服务
定制流程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空间
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